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海南治白癜风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7:20:4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海南治白癜风的医院,滨州根治白癜风的设备,吉林治白癜风的仪器,河南根治白癜风的药物,尉氏白癜风医院,定日白癜风医院,南平白癜风医院

本文来自豆瓣网友: 宋小君

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每日豆瓣”,回复“今晚我有空”,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。

人一生分四季,谁也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来。

南方人陈华足足用了三个月,才和妻子,噢,不,前妻,把离婚手续办妥了,财产分割好。

成年人凡事妥帖,和妻子没有大吵大闹,平平静静地把婚离了。

只是想不到,这种事后劲太大。

陈华三个月以后才开始难受,心理上,生理上,心里没光,他说,被关进了一个黑屋里,伸手不见五指,一点光都没有。

朋友们劝,不如换个环境。

陈华想了想说,得换个气候。

把杭州的事情处理好,只身一人,到了北京,从南方到北方,气候换得狠,可能更容易好起来吧。

第一件事是租房子。

生活就是这样,不论你多么难过,琐事不会放过你。

找来找去,看中了一个小区。

小区幽深,算是闹中取静了。

从中介这里得知,不巧的是,房源不多,只有一个二楼。

陈华跟着中介看了看,一室一厅,不大,倒也温馨。

怕孤独的人,不适合住太大的房子。

就这里吧。

交了钱,办妥了手续,新工作还不知道在哪,陈华又百无聊赖了。

陈华不抽烟,不喝酒,以前觉得是优点。

可现在想想,不抽烟,不喝酒,难受的时候少了一些宣泄的手段。

宅着不出门。

还给自己写了一幅字“一宅一生”。

无事可做,无人可想,索性就睡觉。

睡着了,又睡醒了,尽可能把清醒的时间压缩。

别人酗酒,酗烟,自己酗睡。

睡着的时候,世界是混沌的。

时间整块地过,不用论秒计算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夜很深了,突然被吵闹声惊醒。

陈华蒙住了头,吵闹声却更大了。

陈华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,砰的坐起来,从窗户探头出去看,这才发现,自己楼下,是个商品房,不知道什么时候,开了一家酒馆,酒馆里,灯光耀眼,人头攒动,所有人都带着酒后的冲动劲,动作夸张,说话大声。

这他妈都几点了!

陈华穿着睡衣,搭拉着拖鞋,冲下楼,绕开人群,直奔吧台,怒气冲冲。

莫名其妙地就锁定了坐在吧台里低头看手机的女老板,刚要开口质问,女老板抬起头,美貌几乎是激射出来,陈华打了个激灵,把已经到了嘴里的话,又赶紧拦住了。

看着睡得头发狰狞的陈华,女老板先开了口,睡不着?

陈华中了邪一样,点头。

女老板砰的拍出一瓶啤酒,喝点?

陈华又点了点头,啤酒瓶上画着一条妖艳的狗,仔细看,Raging bitch。

陈华莫名其妙的,睡意和怒意全都不见了,乖巧地坐在吧台前,喝着啤酒,看着招呼客人的女老板。

甜麦芽,松子,还有一股古怪的辛辣,从舌尖儿冲进了胸腔里,让人有点晕眩,想干点什么坏事。

陈华不知道这是啤酒的味道,还是女老板的味道。

陈华心里似乎有了一道光。

以前从不喝酒的陈华,那天晚上,喝了六瓶Raging bitch。

最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头没疼,胃里还有啤酒的味道。

他想到了什么,坐起来,打开窗户,探出头看,春桃酒馆。

真骚啊,他心里莫名其妙地想。

从那天开始,一到了晚上,春桃酒馆开张,陈华就成了常客。

坐在固定的位置,看着,不,应该说,观赏着,女老板张牙舞爪地招呼,又风骚又得体地应付着酒后言语和动作都轻佻的客人们。

坐到客人都走光了,陈华得了空,没话找话,老板娘,你这里的啤酒种类有多少啊?

女老板擦完桌子,走过来,看着陈华,别叫我老板娘。

陈华不解。

女老板说,老板娘听着像寡妇。我明明是一少女。

陈华被逗乐,那叫什么好?

女老板脱口而出,叫我二姑娘。

二姑娘,这名字有意思。

陈华从窗户里探出头,用绳子吊下去一个筐,筐里放着现金,喊,二姑娘,两瓶Raging bitch。

把啤酒吊上来,坐在窗口喝,像个上帝一样,俯视着各怀心事的酒客,俯视着二姑娘头发上的发卡,鼻梁上的汗珠,吊带衫的透明带子。

又一个深夜,吵闹声把陈华从一场久违的春梦里吵醒。

陈华听着听着,感觉不对劲,走到窗户边,去看。

不好,二姑娘正被居委会大妈率领着大爷大妈们围攻:

你这是扰民!

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

我要投诉你!

什么素质?!

二姑娘左支右绌,一嘴斗不过一整个军团。

这时候,大爷大妈的腿突然被向两侧分开,大爷大妈们愕然地低头看,都吓得发出惊呼。

陈华艰难地爬在大爷大妈的腿脚中间,像一条穿越丛林的蛇,爬到了二姑娘面前,二姑娘也愣了。

陈华声音平静,我瘫痪两年了,全靠我老婆开个酒馆养着,各位大爷大妈,我给你们赔不是了。

大爷大妈同时安静了下来。

二姑娘还没反应过来,陈华拧了一把二姑娘的腿,二姑娘的眼泪及时地流下来了。

居委会大妈招呼着,都散了散了吧,走之前,一人买瓶啤酒吧,小年轻也不容易。

意外地卖出去十几瓶啤酒,送走了大爷大妈,二姑娘看着端坐着喝啤酒的陈华,笑了。

两个人第一次这样坐下来,喝着酒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面对着二姑娘,陈华一不留神就暴露了自己的秘密:

和平离婚,能分的东西都分了,谁也不恨谁,除了难过,没有别的感觉。

你得承认,有些女孩,让你特别愿意跟她袒露自己的秘密。

二姑娘听完,有意无意地说了句,有伤的男人,有魅力。

听得陈华一呆。

那你呢?怎么想到来这里开酒馆?

二姑娘喝了酒,双颊有一点红,像这条街上最大的那间水果店。

她说,这只是我的其中一家酒馆。

嗯?还有几家?

二姑娘竖起两根指头。

陈华看着她指甲上镶着的Hello Kitty,心里奇奇怪怪地一软。

还有两家?在哪里啊?

不告诉你。

接着喝,啤酒瓶散落了一地,脚一不小心碰到,发出清脆的声响,像一首情歌。

二姑娘软成一团,仰着头,指着屋顶,问,这里是你的客厅?

陈华说是,客厅里放着很多啤酒瓶。

二姑娘又指,这是你的卧室?

是,有一张挺大的床,是我的主要活动范围。

那这里是你的厕所?

是,厕所是人在尘世的出口。

噗,那这里呢?你的厨房?

对,厨房是我最后可能毒死自己的地方。

哈哈哈哈哈。

两个人都喝得脑袋沉了,看出去,觉得自己像是被团在雾气里。

二姑娘突然站起来,摇摇晃晃地往外走。

陈华跟着站起来,哪儿去?

二姑娘没回头,说了句,去看看你的床有多大。

陈华一瞬间醒了酒。

二姑娘耳朵贴在陈华的床上,偷听,问,你晚上是不是就在这里偷听我。

陈华被问得囧了,极力否认,我没有。

二姑娘看着陈华,眼神里是成吨地挑衅,想不想去我的第二家酒馆看看?

陈华一呆,在哪?

二姑娘整个人都已经腻了上来。

陈华如愿看到了二姑娘的第二家酒馆。

这大概是这个星球上最小的,也是最容易喝醉的酒馆了。

这个晚上,陈华彻底明白了一个成语:醉生梦死。

晨光耀眼,陈华从醉生梦死中醒来,身边空了。

四处看,没有二姑娘的影子。

套上衣服冲下楼,春桃酒馆关着门。

陈华觉得自己做了个梦,上了楼,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把钥匙,钥匙下面压着一张便签。

便签上写着,我有事离开几天,替我照顾春桃酒馆,酒店价目表和进货电话在吧台。

陈华抚摸着钥匙,至少确认了昨天晚上不是梦。

常来的酒客们,看着吧台里的老板换了个男人,还笨手笨脚的,有些不爽,问,老板娘呢?

陈华嘴上说,出门了,过几天就回来。

心里却不太敢确定。

他在二姑娘的第一家酒馆里忙碌,满脑子想的都是二姑娘的第二家酒馆。

有时候想得猛了,陈华就抽自己,大骂自己,无耻淫贼!

日子一天一天地过,陈华已经和酒客们打成了一片。

有时候和酒客们一起怀念着二姑娘。

试图从酒客们的只言片语中,拼凑出二姑娘的秘密。

不然,她也太像一个梦了。

还是个春梦。

可这个春梦,真让人想念啊。

三个月后,夏天快要过去了。

北京的秋天,是一年四季里最舒服的季节。

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,陈华一个人开了一瓶Raging bitch,看着外面那些树,抖落着自己的叶子。

这时候,二姑娘迎面走进来了。

陈华很平静,至少看起来很平静,递出去自己喝了一半的啤酒,喝点?

二姑娘接过来,喝了一大口。

你不问我去哪了?

你想说自己会说的。

还记得你问我,为什么要开这个酒馆么?

记得。

这是我和前男友的约定。

哦。

我是个有始有终的人,说好的事情没做完,我心里难受。这三个月,我把以前打算要和他一起做的事情,都做完了。我想,我准备好了。

准备好了干嘛?

请你来我的第三家酒馆。

在哪?

二姑娘指了指自己的心口。

陈华笑了,觉得自己心里,在那一刹那,精光四射。

人一生分四季,谁也不知道春天什么时候来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即墨好的白癜风医院